勇往“值钱”,“履”创高峰!

给你一两小时的时间,你会用来做什么?


读书?画画?滑手机?玩电游?发呆?做慈善?


给你一两小时的时间做慈善,你会怎么做?


吃顿慈善晚宴?出席个慈善演出?到海边捡垃圾?


有这么200个人,配合新加坡开埠200周年,用200个小时的时间,跑2000公里,为慈善筹款。









配合新加坡开埠200年,这项名为“前进接力赛”(Relay Majulah)的义跑活动是新加坡史上规模最大、路程最长的义跑活动。科普一下:“Majulah”是马来文“前进”之意。马来文是新加坡国语,新加坡国歌是《Majulah Singapura》,新加坡国徽上有“Majulah”字样。本次慈善义跑取名“Majulah”,就是希望鼓励大家把运动融入人生,力求上进。


11月2日,前进接力赛正式开跑之前举办了一个简短的开跑仪式。国会议长(中国叫“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)陈川仁在“BCF Paddlers in the Pink ”的列队欢迎中来到起跑点为大家加油打气,同时宣布了Relay Majulah在正式开跑之前已经筹得100万新币善款,提前达成目标。


* 跑者们开跑前大合影
* 身着粉红队服的BCF Paddlers in the Pink全部都是新加坡乳腺癌抗癌勇士。

第一棒跑者有筹委会联合主席王子文、吴仁健、Oh Siew Mei,他们将共同完成第一个20公里的路程。吴任健患有唐氏综合征,有扁足问题、视力也欠佳,但仍不屈不饶,勇往直前,为慈善事业不落人后。他在陈川仁、筹委会联合主席 Bennett Neo以及很多跑者的共同陪同下挑战2000公里的第一个1公里。在炎热的天气中,开朗乐观的脑瘫患者Oh Siew May 从他手中接过接力棒,在大家的陪同下完成接下来的4公里。 第一棒的最后15公里由王子文在1小时内独自完成。


* 第一棒跑者:吴仁健、Oh Siew Mei、王子文
* 前排左起:国会议长陈川仁、吴仁健、Benneth Neo
* 吴仁健将接力棒交给Oh Siew May

参加本次义跑年龄最大的是87岁的Uncle Kor高鸿发高大爷。他70岁那年因为心脏病住院八天,深受打击。出院之后,决定用运动改变人生,追求健康生活,于是开始跑步。17年来,他已经跑了20多场全马,包括上马、北马、波马,而且还在2013年获得了包括黄金海岸机场马拉松赛80-84岁组在内的好几项冠军。


本次义跑年龄最小的是11岁的Ethan Chan。与他同组的是他的父亲Chan Hse Ming和大学教师Lim Ching San。三人刚好形成老、中、少三代同跑的巧妙组合。


Ethan的好友Matthew在三个月大的时候就有听觉障碍,使用听觉辅助设备之后,满周岁时才第一次听到声。Ethan希望义跑能让公众认识到听障儿童的特殊需求,同时也为听障儿童筹款。在父子俩的这个10公里跑段中,Matthew最后的一公里加入陪跑,一起出力。


有意思的是,这个慈善项目并非官方主办,而是由民间发起的。


发起人之一是新加坡著名建筑设计事务集团——王及王建筑设计公司(Ong & Ong Pte Ltd)——执行主席王子文。王子文出身建筑世家,其父王鼎昌、母林秀梅都是澳洲阿德莱德大学建筑绘测学校友,两人学成之后在成立绘测公司。王鼎昌1972年从政,1993年当选总统,是最受新加坡人爱戴的总统之一。


* 王子文(蓝衣)陪跑Edwin Siew 与Alson Wang

王子文从2012年开始每天跑步,原本每天跑1公里,后来增至10公里。跑了两年,厌倦了在跑步机上跑,去年到撒哈拉沙漠跑,2016年作为第一个新加坡人成功挑战了“777” 世界马拉松挑战赛(七天内到七大洲跑了七场马拉松),从摄氏零下15度跑到摄氏25度,全程长295公里,为慈善筹款。


在一次电台采访中,主持人问王子文为什么要发起 “前进接力赛”?王子文说,200名跑者来自各种背景、各种行业、各个种族和文化,这就展现了包容性;而且,绝大部分跑者都不是专业运动员,大家能力不同,跑速不同,但不分你我,一起回馈社会,为改进人们的生活而献力。

前进接力赛的另一位发起人Benneth Neo(右)。Bennett是新加坡人,10多年来在越南胡志明市工作,是著名啤酒品牌“西贡啤酒”的总裁。他多年来投身新加坡本地慈善活动,曾出力于全国肾脏基金会(NKF)等慈善团体。他是体育达人,曾担任过新加坡国家队和其他独木舟队的教练。


* 前进接力赛组委会合影

本次义跑的一个特点是接力。虽然说200人200小时跑2000公里,看起来像是每人每小时跑10公里,但是,跑速人人不一样,尤其跑者当中还有特需人群。于是,就需要飞毛腿们尽可能快跑,把时间尽可能省出来支援其他跑者。


本次义跑当然也有新移民的身影。风和集团合伙人Lionel说:“非常幸运在最后一刻成为今年Relay Majulah的一员,奔跑的赛段是11月3号中午12点从Sports Hub到Marina Barrage,组委会要求在在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50分钟左右跑完10公里,无疑是充满挑战。”


* Lionel, Collin 与来陪跑的Ansgar 共同冲向终点

在跑友Collin的密切配合下,Lionel终于不辱使命50分钟完成10公里赛程,将接力棒与挑战精神往下传递。为了给接下来的跑友节省更多的时间,Lionel拼命奔跑,在结束后膝盖旧伤复发,正积极配合医生治疗。


另一位新移民是来自香港的牙医Ansgar Cheng,他也是NUS牙医学院的兼任副教授。Ansgar是跑界高手,曾代表新加坡赢得2016年亚洲田径宿将赛5000米50-54岁组别冠军,同年还获得世界田径宿将赛第11名。他也是新加坡800米、5000米和马拉松宿将组记录保持人。Ansgar说,虽然本次义跑我只负责1%的跑量,但是,我知道其他跑者需要我(的速度),而我也需要他们来完成99%——这就是人人为我,我为人人的团队精神。“


Jackie Chionh(左)六岁时遭遇车祸,之后落下右手和双腿残疾。尽管如此,他仍然参加各种马拉松,包括垂直马拉松。他说,“祖母在世时每次见到我领了马拉松奖牌回家都很高兴。现在祖母不在了,我还要继续为她跑,要把她不屈不饶的精神传递给更多人。“ 与Jackie同组的是陈来荣医生(右),他1996年自愿放弃了在新加坡的高薪,举家前往云南培训乡村医生,指导当地医生如何诊断治疗和预防各种疾病。而这义务医生一做就是15年。


现年53岁的王鹏翰(Ezzy Wang)由于患癌,1999年被迫截除右腿。翌年,他开始进行手动自行车运动。本次接力赛,他以1小时20分钟完成了20公里。


刀锋战士萨立夫Shariff Abdullah(前排中)出生就没有左脚。2008年的一次感染,他被迫截去左腿的一部分,对他打击很大,几近崩溃,甚至想到自杀。幸好受到南非刀锋战士Oscar Pistorius启发,萨立夫开始跑步,于2009年参加首场比赛,赛程2.5公里。同年底,他就成功挑战新加坡渣马,完成了人生首马。他说:“我生来残疾,15岁就辍学,出来工作贴补家用,17岁到高尔夫球场给人当球童。我的人生步步荆棘,但我没有放弃追梦。”


老萨跑Relay Majulah的当天碰巧是他生日。


他一定会记住这个意义非凡的生日。


前进接力赛的慈善筹款目标是100万新元,支持“总统挑战“旗下的67个慈善团体。人们为200位跑者鼓劲加油的善款源源不断流入,接力赛11月2日开跑,到了第二天晚上,48小时不到的时间,就已突破了原定目标。


这是其中几名筹款跑者,四人加来就已经超过37万新元了,还不算其他196位跑者筹集的善款。


这次义跑的一个特点是,尽管正式参加义跑的是200人,但是,任何人都可以随时参加陪跑,以实际行动表示对跑者的支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