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ntact Us

We'd love to hear from you!

Drop us a message below

Thanks for submitting!

Follow/Like Us
  • Facebook
  • Instagram

RELAY MAJULAH @2019

    Interview with Relay Majulah Runner @ Channel 8 Website


    也许你会认为:热爱美食的人一定是热爱生活的人。那么一个失去味觉的人,是否就会对美食和生活没有了期待? 现年42岁的王诗慧在五年前患上唾液腺癌,从此失去一半的味觉。她却没有放弃与癌抗斗,还当起义工,坚持人生长跑。

    五年前的某一天,王诗慧意识到右边的颈项上有一颗小小的肉瘤,不痛也不痒。她看了医生,医生跟她说没事,只要不痛就没大碍。这颗小肉瘤后来改变了她的人生。


    一段时日后,她忽然感到右脸神经线痛便去看牙医。牙医看诊后,疼痛依旧,因此便去看专科。专科验了之后也觉得没有什么大碍。可她还是不放心,便寻求另一位医生的意见,听从他的建议把那个瘤给去掉。结果发现她的唾液腺出现问题,最后证实得了唾液腺癌。


    电疗后脸部灼伤 不敢出门

    根据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提供的数据显示,本地每十万人之中,只有一人会患上唾液腺癌,是非常罕见的癌症。唾液腺癌是制造口水分泌物的唾液腺发生病变导致的癌症。

    经过30次电疗后,王诗慧的味觉都没有了,吃什么都完全没有味道。她在开刀后的隔天,右边脸部的神经也都损坏了。电疗的后遗症也包括右脸部灼伤,不但伤得很深,也焦黑。以致在那段时间都躲在家里。看到镜子里头的自己嘴歪又暴瘦,相当自卑。

    王诗慧回想当时刚得癌症后的感受是有些无助的,因为自己是个固执的人,不想父母为她操心。加上当时正在办离婚以及婚姻期间的十多年里,甚少跟朋友来往,所以也找不到朋友倾诉。


    她平时不吃菜,因为觉得很苦,但有一回,她在电疗后到咖啡店买了一桌的绿叶菜。结果,边吃边掉眼泪。她说:“为什么活得这么苦?为什么周围没有人可以跟我分享我的痛,我的苦,因为是病发第一个星期,所以很难熬。然后想想,家里还有人在等我。因为我儿子,如果我自己不撑过来的话,我孩子11岁,怎么办?好不容易把抚养权拿到手,不能就这样放弃。”


    王诗慧患上唾液腺癌时,儿子才11岁。她回想,万一自己撑不过来,儿子怎么办?

    当义工后获启发 不再自怨自艾

    王诗慧决定振作,要为儿子而活,要为爱而活!她开始当义工,帮助有需要的人,把爱和关怀散布。她分享:“有一回我在癌症协会当义工的时候,我们去四个家庭分圣诞礼篮。然后有一户人家让我印象很深刻,他是一位印族朋友。他家是一房一厅的。所以到了他家里头,看到他的厨房很简陋,他整个家很简陋。他连一个洗手盆都没有,一张桌子都没有。我们就问他,你怎么煮饭?他说在厕所里头洗。我就想,我们新加坡人其实环境卫生都蛮不错的,为什么竟然会一小群人活在这种环境下,所以还蛮心酸的。”


    这件事件对她来说,更是一个启发。她说:“我们要惜福吧,真的要惜福。我很感恩地说,现在拥有的,我们能跟大家分享。很多人其实也很想分享,却没有这个能力。我们现在还能工作,所以还能走,还能跑。所以体力上,经济上,能帮多少就帮多少。”

    王诗慧的抗癌过程于11月8号届满五年。医生说她在这五年里并无病发或恶化,宣布她已复原了。她兴奋地分享:“我终于可以理直气壮的说,我战胜了它,阳光真的透进来,也看到了彩虹了!”


    王诗慧面对逆境时永不放弃的意志力,也感动了前进接力赛筹委会,并鼓励她参与总统星光慈善之前进接力赛,接力完成两千公里的义跑,帮忙筹款。截至星期五晚上11时为止,这个由民间团体发起的筹款义跑活动已为总统星光慈善筹得超过130万元的善款。

    国会议长陈川仁将在本月10日担任这项“前进接力赛”(Relay Majulah)的最后一棒选手,从体育城开始义跑,抵达终点新传媒剧院后,把棒子与善款支票交给当晚出席“总统星光慈善”电视筹款节目的哈莉玛总统。


    Source: https://www.8world.com/news/singapore/article/ch8stories-relay-majulah-cynthia-salivary-gland-disease-969636